<ol id="j6m4m"></ol>

    1. <ol id="j6m4m"><menuitem id="j6m4m"></menuitem></ol>

    2. 
      
    3. <legend id="j6m4m"></legend>

    4. <strike id="j6m4m"></strike>
      <legend id="j6m4m"><form id="j6m4m"></form></legend><big id="j6m4m"><sup id="j6m4m"></sup></big>
      <strike id="j6m4m"></strike><legend id="j6m4m"></legend>

        <big id="j6m4m"></big>

          1. <ol id="j6m4m"></ol>
          2. <ol id="j6m4m"></ol>
          3. <ol id="j6m4m"></ol>
          4. 图纸下载
          5. 专业文献
          6. 行业资料
          7. 教育专区
          8. 应用文书
          9. 生活休闲
          10. 杂文文章
          11. 范文大全
          12. 作文大全
          13. 达达文库
          14. 文档下载
          15. 音乐视听
          16. 创业致富
          17. 体裁范文
          18. 当前位置: 达达文档网 > 作文大全 > 正文

            秋风恐

            时间:2020-11-14 14:05:57 来源:达达文档网 本文已影响 达达文档网手机站

            张爱国

            秋风性寒,却主火,贴着地面只轻描淡写地一拂,草木就像过了一遍火,黄而枯。茅屋顶上的野草,刚刚还乌青乌青精神抖擞的,刹那间就枯瘦零落,颓败萧瑟。

            卢照邻从躺椅上直起腰身,嗅几嗅,不错,是荷香,隐约,但真实。蚊虫嗡嗡,不时地触碰脸庞。卢照邻狠狠按揉两只眼,还是昏黑一片。哦,天已黑透,草木何色,哪里看得到?何况是两只就要废掉的眼?

            卢照邻不由庆幸,秋天还远着呢,刚才的风,不是秋风,是夏日晚风,所以凉中带火。既然夏日还在,草木自当还是青绿,还是精神抖擞。卢照邻想着,又不自信,再嗅,荷香分明。荷香就是夏的明证。嗡嗡的蚊虫,都是夏的明证。

            卢照邻笑了,在身边白杨树的帮助下站起身,拄着竹杖,颤巍巍走向荷池,每捱一步,荷香就清晰一分,馥郁一分。

            卢照邻终于站到荷池边。四面,许多树,高高低低,阴森无言。池岸曲折参差,青草葳蕤当道。荷池上面,荷叶田田,有的出水高,有的离水近,有的铺展水面。荷叶之间,大朵的花,亭亭孤傲,雪色的白。月光如银水,空明宁静,小心地倾泻在白绿的花叶上。月光遗漏在池水里,斑驳绰约,像深邃夜空里的星星。微风吹来,花叶轻舞,月影轻漾。

            卢照邻什么也看不见——荷池,他不是用眼,是用心在看,是从记忆里看。“呱,呱”,蛙声真切。这些蛙,定是大如掌吧?定是虎踞荷叶,鼓足了嘴巴和肚皮吧?荷叶可有了夜露的凝结?蛙们口干舌燥时,饥肠辘辘时,能吞上一口吧?卢照邻不由地舔舔嘴唇,这才发觉口干舌燥的是自己,饥肠辘辘的也是自己。卢照邻想转身回茅屋——不觉间,他已坐在荷池边,衣衫都微微润湿了。卢照邻努力好几次,都没能站起身。

            月色越发美妙。荷池越发美妙。

            “升之,你在哪儿?”孙思邈的声音越来越焦急。

            卢照邻不理,爬不起来索性就不起来,瘫坐着,用竹杖在地上用力地写划。

            “升之啊……”孙思邈的叫声像塌了天,直吓得荷池里的蛙猛然闭了嘴,一只大约是睡得太死的鸟更是从树上坠下,快到地面时才醒过来,扑腾着翅膀惊魂失魄地飞逃。

            “升之,你没事啊。”孙思邈松一口气,蹲下身去抱卢照邻。

            “勿动!”卢照邻自出言阻止,“让我写完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还写啊,你看你……”孙思邈蹲在卢照邻身后,双手撑托住他的腋下。

            “好!扶我回屋!”终于写完,卢照邻很轻松似的,将竹杖往地上重重一杵。

            孙思邈双手轻轻一托,把卢照邻抱到怀里。卢照邻蜷缩着,不说话,静得像睡熟的婴儿。

            “我要吃粥。”卢照邻躺在床上。

            灶火烧起来。

            片刻,孙思邈打来一盆温水,用布巾给卢照邻擦洗身体——也只有孙思邈会擦,敢擦:头顶毛发稀疏,枯黄焦脆,手巾稍按重一点,就被粘下来。眼睛红红的,半天睁闭一下。眼睛的轮廓还算没变,鼻子、嘴巴都畸变得没了形。四肢关节肿大突兀,皮亮而薄,似乎指甲划过就要裂开。全身枯干,几近无肉,红灿灿的皮肤,要么折叠着,要么纵横龟裂,裂缝处渗着血水。

            擦洗完,孙思邈端来一碗粥:“升之,我今天觅得一个新方子,会有用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老先生,秋风就要起了吧?”卢照邻喝着粥,脸上泛起血色,“秋风起,我就归。”

            “升之,你闻这荷香,大夏天呢。”孙思邈给卢照邻擦药水,“升之,那些事,不要放心上。等到病愈,你的才华,定有施展之处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会有了,老先生。有蜀地的信吗?郭婉好吗?我儿两岁了吧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已托人打探,不久就会有信。”孙思邈尽量语气平静——他不能让这个晚期的麻风病人知道,蜀女郭婉两年前为他生的儿子,早已夭折。

            “蜀地渺远,蜀道难行,我去不了。”卢照邻喝了药,定定地看着窗外,“老先生,待我归去秋风,请捎信与郭婉,让她教导我儿,不要读书。”

            “升之,你累了,快歇息。”孙思邈扶卢照邻睡下,“我明晨再来。”

            “老先生,方才我在池边写有一诗,请录下。”卢照邻脸上的笑转瞬即逝,黯然道,“我的诗,当还有很多,可惜,也将归去秋风。”

            月光下,卢照邻方才用竹杖写划在荷池边的字人土三分,刚劲有力。孙思邈边诵边录:

            浮香绕曲岸,

            圆影覆华池。

            常恐秋风早,

            飘零君不知。

            次日晨,孙思邈再来时,卢照鄰已漂浮在雾气轻笼的荷池里。孙思邈看到,朝阳正红,荷叶正绿,露珠正圆,荷花正娇。

            相关热词搜索: 秋风

            • 生活居家
            • 情感人生
            • 社会财经
            • 文化
            • 职场
            • 教育
            • 电脑上网
            管家婆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,管家婆精选十码三期必中,管家婆精选三期内必开生肖,管家婆精选高手资料一说,管家婆王中王四不像生肖图管家婆100%免费资料 4887管家婆开奖现场 管家婆精选十码三期必中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精选资料,首页 王中王心水949966坛资料